资讯
展览资讯 大型展会 灯光节 大型盛典 赛事 中标捷报 产品快讯 热门话题 艺术节 活动 演出 新闻 数艺报道 俱乐部签约
观点
大咖专访 观点洞察 书籍推荐 吐槽 设计观点 企业访谈 问答 趋势创新 论文 职场方法 薪资报价 数艺专访
幕后
幕后故事 团队访谈 经验分享 解密 评测 数艺访谈
干货
设计方案 策划方案 素材资源 教程 文案资源 PPT下载 入门宝典 作品合集 产品手册 电子书 项目对接
  • 0
  • 0
  • 0

分享

行业群访 | 疫情中的上海广告公司们

04-28

本文来自广告门,作者:文昭关

截至目前,上海的疫情仍然没有见到拐点。

接下来这句话很拗口:在所有不在上海的人都在好奇在上海的人到底在过什么样的生活时,我们决定问问在问上海的同行们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有的人焦虑极了,有的人觉得问题不大。

他们还好吗?业务有影响吗?上海的折叠对于广告、创意、营销、媒介、公关、咨询等泛行业到底意味着什么,到底带来了什么样的思考和改观?不同的公司之间,有什么不同的破题方式?

为了弄清楚这些,我们找了一些泛行业同行,一起聊聊。

本次受访的朋友们包括:
CCE Group市场部负责人 Collon
好旺角创始人 张超
Carnivo 嘉年华创始人&CEO Jamo
Fengji 峰极传媒
DGM 部门副总经理 小白
兰渡CEO 陆婷婷
OKK创始人&CEO 王小塞
PUSU 朴速创始人 Heaven
胜加创始人&董事长 孙卫东
十相创始合伙人 Lamy
W野狗
Wavemaker 蔚迈亚太CEO Gordon Domlija

1. 现在的状态如何?居家办公多久了?

CCE Group:面对过2020年第一波疫情的影响,公司在3月提前就开启了分流办公,保障大家安全。

好旺角:从3月10号左右,我们就开始让大家自由选择办公地点了,这个状态应该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嘉年华:浦西封城开始,居家办公快三周了。其实对创始人、高管来说工作节奏的影响主要是所有商务饭局的取消;公司整体的话,项目推进会有些影响,尤其是一些创意工作,不能见面势必沟通效率会有所下降。

Fengji:哈哈哈,痛并快乐着,wrh无限拉长了工作时间。居家办公20天左右。

兰渡:自从疫情出现我们已经居家办公近1个月。状态还行。

OKK:情绪稳定,心态健康。足足1个月时间了。

PUSU 朴速:我们从3月14日开始就在家办公了,截止今天刚好一个月。前两周还是保持在线的正常节奏,第三周开始部分同学们要考虑生计,抢菜团购,忧心焦虑,一定程度还是影响了在家办公的效能和产出,但这是正常状态。

胜加:我居家办公18天了,时间长的同事从三月初就开始居家隔离了。

十相:我个人从3.12号开始居家封闭,公司从3.21号开始WFH。

W:居家办公一个月,目前全员线上办公,每周公司会组织一次全员大会及各项目例会,及时发现问题,及时处理。

蔚迈: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我很难直接地感受到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家工作的,也许是三月中旬的某个时间。最近的时间消耗在非常多而细碎的日常上:一如既往的忙碌工作、在家教育孩子、照顾家庭、通过网络和团购获得食物物资。就我个人而言,我感觉大家在这种情况下做得很棒!我们已经完全适应于生活在一个友好、协作的社区中。我们很幸运,我们身边的每个人都在身体和情感上互相照顾,分享我们所拥有的一切,这在这样的时代是难能可贵且至关重要的。

2. 业务影响大吗?是否出现了疫情导致的波动?最大的影响来自于哪方面?

CCE Group:涉及到拍摄类的项目难度增大,项目不能dely,导演拍摄的全程我们只能通过腾讯会议跟踪沟通。

好旺角:对于现有业务的影响还好,这里也要感谢客户对我们持续的信任。最大的挑战肯定是沟通效率和新业务的预算下降问题。

嘉年华:项目延期较多,项目推进上面说过了,但是经营层面我关注的影响,是商务流程的停滞,无法开票意味着公司现金流压力剧增。

我自己的时间分配上来讲,会减少跟客户在具体项目层面的沟通;更多的时间花在两块:一块是帮助团队解决问题,另一块是思考如何应对二季度的经营压力,我们预判二季度肯定会受比较大的影响。好在公司从成立以来每季度都会做复盘,所以相对调整比较快。

Fengji:还好,我们的项目主要是线上业务,对3-4月份的业务影响不大,对未来的业务有影响。比如6月大促的campaign目前都没什么声音

一方面品牌方项目都受到疫情影响产生变化,另外一方面长期居家办公的模式对广告人公司内,外沟通都增加了难度和阻碍,工作和生活的界限也进一步被打破。直接从996变成007。

兰渡:大方向肯定没有问题,但当下对公司业务肯定是有一定影响,疫情导致公司部分项目推进缓慢,疫情的发展趋势不明朗,企业复工或者企业疫情期间的减免政策不明朗。

OKK:业务影响还好,该比比,该弄弄。影响部分客户当面拜访及线下访谈工作,项目进展效率上没有放慢脚步,利用在线会议进行有效推进。

PUSU 朴速:目前影响还在可控范畴内,就是在线办公还是挺挑战协作性,一些独立作业的项目尚好,需要多方协作的项目还是一定程度加大了沟通成本

胜加:疫情对于业务影响还是有的,最大的影响主要是两方面:已启动的项目,上海地区的后期拍摄制作全部停滞,有小部分已选择外地拍摄云监片推进项目。第二个方面是部分未启动项目,客户方延后或暂停项目执行,需依据疫情形势再商议。

十相:业务有一定的影响,体现在

1)某些项目被推迟或取消

2)有些比稿和提案只能在线上进行,影响效果效率。

这些都是疫情直接影响的,我们判断还会有很大的滞后负面影响,比如

1)经济受影响可能会导致很多客户缩减预算。

2)时间上的浪费会影响本来一年中最黄金段的业绩。

W:目前暂无影响,各项目人员线上全力配合。

蔚迈:短期内来看,重要经济市场的封控对世界经济的短期不确定性也许会产生波动,至少在个人层面上,对任何人来说,同时平衡孩子、宠物、家庭和工作都不容易,这会对一些项目造成影响,因为你的精力真的只有这么多。

但是从大局来看,前景依然乐观,我们有信心业务的发展轨迹是持续创新和增长。

3. 有什么被迫暂停甚至取消的项目或者活动吗?如果没有疫情,现在应该在忙什么?

好旺角:没有。如果没有疫情的话,按计划现在应该在启动我们内部的全年培训计划。

嘉年华:项目延期较多,暂停和取消的没有

Fengji:有一系列的某品牌的直播项目被迫取消,线下都搭建好了。忙着开始pitch618和q3的项目吧。

兰渡:有一些影响,部分项目调整了内容,取消了一些线下的规划。缩减了预算。

如果没有疫情,应该项目正常推进,好多业务都需要出差。

OKK:基本没有,会有一些延期和预算缩减吧。如果没有疫情的话,项目需求可能会更多吧,忙着选择要不要拒绝掉一些项目,另外出差频次也会更高吧。

PUSU 朴速:30%的项目delay或者cancel吧。如果现在没封控在家的话,应该在黄浦江上举办资生堂专业美发的BC决赛,在森林里拍摄夏日campaign,新的茶饮店也开了,好玩的事情很多,不过变化本身也是常态。

胜加:如上个问题,有部分项目暂停或延后。如果没有疫情,除了保证日常业务开展外,应该在忙胜加20周年系列活动。

十相:有原来定下来的项目取消了,也有直接无限期推迟的,如果没有疫情,现在会是一年中最忙碌的时间段。

W:有一部分因疫情原因会推迟和转变形式,其实不用谈「如果」,我们乐意聊聊「还能」。

4. 公司内有人中招吗?如果有的话,工作方面怎么办?

好旺角:我最担心的也是这个,不过很幸运,目前没有。

嘉年华:有,人没事,方舱去得比较晚,不影响在线办公。

Fengji:目前来说是没有的,如果有人中招,那优先还是考虑员工的身心健康,手上的工作会想办法分担给其他同事,也会多微信上关怀一下。

OKK:有2位,已经都转阴了。工作方面都是尽量照顾,同时让HR联系他们家人提供一些及时的帮助。

PUSU 朴速:很幸运,目前没有,希望一直没有。

胜加:截止目前全体员工都安全,没有感染。

十相:很幸运,暂时还没有。

W:1位同事确诊,公司知道消息后立刻反应,人事行政部给到每日关怀问候,并且尽一切可能为员工提供物资爱心大礼包、慰问金工作成果一定小于身体安康,这是基本原则。

5. 公司规模变了吗?最近的招聘状况吗如何?

CCE Group:公司规模基本保持不变,最近我们的HR部门也升级了在线入职的流程,用一些具有仪式感的线上新人欢迎会与分享会,让新来的小伙伴能够快速融入CCE的大家庭。

好旺角:公司规模没有变动,我们对于人才的需求什么时候都不会变。

嘉年华:没有刻意缩减规模,按照公司每季度业务情况进行正常的人员优化。目前在招时尚/运动/美妆板块的资深策划和创意,简历很少

Fengji:有小小的在扩张,招聘暂时是停滞的情况。

兰渡:公司规模未变。招聘简历投递正常,但仅限于简历初聊阶段。本来要扩招的,但疫情期间,招人没有停,但只能先缓一缓。之前预计发offer或者入职的都推迟了。

OKK:公司略有进出,但整体规模基本保持不变。最近招聘改为线上后,招聘效果会差很多

PUSU 朴速:规模依然,我们希望能做到不裁人不降薪3个月,最近的招聘都停滞了,包括原来在3月中到4月初下offer的部分同学也临时停止入职。

胜加:没有变化。招聘仍然继续,业务部门员工会启用线上入职流程,直接开始居家办公。

十相:公司现在300多人,其中上海220,但按照计划我们今年会增加到400人以上,目前并没有停止招聘的计划

W:缺人!如期扩张和持续招聘中,因为业务仍然很满,很需要强力创造者加入支援

四月已有新员工入职,但还非常渴求更多的人才加入W。

6. 客户的来源或者行业结构有变化吗?新增或者减少都算,从你们的视角来看,什么行业受到的影响最大?

好旺角:疫情带来的行业冲击和品牌迭代肯定会有,但要反射到广告行业,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不会那么快显现。从目前我们接触的一些客户端反馈来看,只能说消费端全面受限,没有一个品牌在二季度能够全身而退。

嘉年华:我们客户没有变化,有些年度比稿有收到积极反馈

Fengji:客户的来源还是比较稳定的,没有什么变化,从我们的视角来看呢全行业无论线上线下都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网购的即时快乐没有了,冲动性消费也会少很多,那行业来讲,首当其冲是跟出行相关的行业影响最大,广告公司中也是活动公司和拍摄公司全面停滞了。

兰渡:客户来源无变化,其他地区的业务只能线上沟通。快递受影响,高度依赖线上销售的品牌会有影响,一些项目无法推进,项目预算减少。影响最大的,肯定是线下的餐饮。

OKK:客户的来源和行业结构比较稳定,我们客户多的是大快消行业,都是日常必需品,影响都还好。餐饮和旅游行业影响比较大吧。

PUSU 朴速:我们服务的食品快消品牌,堂食生意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幸亏提早布局预制品,外送服务仍在坚守,但仍然冲击很大,尤其对于信心上。

胜加:客户来源主要还是转介绍为主,行业结构没有大变动。这次疫情因为发生在上海这个中国的经济中心,应该对大部分的行业都产生了影响,对旅游、餐饮、交通出行影响更大一些吧。

十相:现在短期还看不出,可能明年会有明显变化,预算大方向上都会是减少的,而且还会伴随着更加严格的对ROI的考量,越来越销量导向。互联网和线下零售行业受到的冲击会最大。

W:实业型客户增加,说明疫情的深度影响开始显性,品牌营销的实效价值更弥足珍贵,过去只是表面粉饰声量的繁华过去,实业实效营销渐入主流。

7. 总体来说Q1的状态如何?

CCE Group:Q1状况比去年些。

好旺角:完全符合我们的预判

嘉年华:人效来看,今年Q1比去年和前年好,但没有达标。

Fengji:总的来说,Q1的状况还是比较可观的,毕竟CNY和3月都是品牌集中沟通的时间。

兰渡:Q1时项目稳定推进,状态还是不错

OKK:Q1同比去年更好一些。

PUSU朴速:Q1的状况其实跟疫情没有太大关系,都是去年遗留业务的执行和收款,受到更大的影响其实是Q2和接下来的2季。

胜加:我们近期开了一次业务复盘会议,Q1的业务整体很不错,营收和利润按预算规划都超额完成,同比都有不小的增长,其中营收同比增长78%。

十相:不错,已经完成了全年目标的40%,现在的目标是整个H1可以和原定发展目标保持一致。

W:尚且正常

8. 目前来看,Q2乐观吗?

CCE Group:Q2大家应该都差不多吧,不太乐观。

好旺角:乐观是假的,说不乐观不符合我的性格,哈哈哈哈哈哈。我还是坚持去年年底我的预判:中国经济将在Q3回暖。

嘉年华:这个取决于社会经济活动能否在五月慢慢恢复,六月恢复正常。

Fengji:目前来看,对Q2还是持观望的状态,主要受影响的可能是618,希望能及时缓过来。哈哈哈~

兰渡:Q2刚开始,4月份5月份就来一下这么严重的疫情,Q2肯定是持保守的

OKK:谨慎乐观吧。

PUSU 朴速:不乐观,但是我们依然拿下了几个比稿,希望能在Q3有新的起色。

胜加:Q2的业务不乐观,主要是一些延期执行或者前期接洽中的项目带来的影响。

十相:虽然过去一个月还是拿下了不少案子,但总体肯定会有影响,如果没有疫情,我们原本H1就能完成全年目标的70%,准备调高目标了,现在是争取保持原来计划(4亿收入,6千万以上利润)。

W:目前理想

蔚迈:虽然我们的大部分精力都集中在民生问题上,但工业、商业和工作并没有停止。作为全球网络的一部分,我们的业务是正常持续的,客户的需求并没有停滞,实际上,中国以外的市场对这里管控的情况并不知情,因此,人们的期望一切照旧。

然而,这些工作量的挑战与业务一如既往的延续意味着,我们预计今年的业务也将如期获得增长。我们对中国的大环境抱有信心,相信这里会继续孕育创新和增长。

9. 你觉得全行业的大体情况如何?自己公司所面对的情况是个例还是常态?

好旺角:广告行业是一个跟经济息息相关的行业,这也正是我们这个行业的价值所在,所以,行业受经济波动影响都是正常的。但是,今年春节后我只收到一个我真正喜欢的BRIEF,让我有点焦虑,希望这不是常态就好,哈哈哈哈哈哈。

嘉年华:经济影响肯定是有的,客户受影响预算少了,广告公司当然也会受影响。整体会是偏长期的消极判断,像我现在对公司的增长预期也会降低。打个比方,现在我们更多思考的是如何50个人赚100元,而不是100个人赚150元。

对行业的影响,我觉得疫情只是其中一个因素,还有生态的问题。像我们公司更关注客户满意度和人效,近几年我发现要完成人效目标一年比一年难。一方面和公司的业务组合有关,另一方面也是受整个大环境的影响。业务组合我们主要是整合营销、媒介和达人三块,达人部分的利润率这两年下降很厉害,客户会更偏向于找MCN机构,然后我们是以组合的方式去服务,不是纯靠创意,所以局部会影响整体

兰渡:觉得全行业都会被收到影响。我们公司面对的情况也不是个例。全行业受到影响,客户的预算减少,对大部分广告公司的收入和利润都会有多多少少的影响。

OKK:整个行业变临新一轮的洗牌吧。危机感将是常态吧,这个流变的不确定的时代,所有变化都加剧了,没有什么不可能。所以要做好长期反脆弱的准备。

PUSU 朴速:常态,大家应该都不是太好过,一起加油呗

胜加:应该大家都受到影响的,程度不同而已,毕竟上海是广告业重镇,尤其是创意广告领域。

十相:总的情况肯定不好,原本经济就在下滑,行业也在转型期,压力就大,赶上这波疫情,还看不到缓解趋势,会非常难!我判断行业里30%还在增长,30%维持,40%会有问题。

W:都在各自突围,必然常态,有没有疫情其实都是这样。

蔚迈:这是中国,我们的行业前景总是积极乐观的。在面临每一次挑战时,新技术、新平台和新的传播方式都会带来新体验、新互动、新产品和新服务,这是中国生态系统和发展的独特之处。

10. 有什么苦中作乐的方式吗?

好旺角:不苦啊,我现在手上有一个很好的BRIEF,怎么会苦?

嘉年华:我住的小区是第一批进防范区的,周末大家会相约在小区花园里喝酒聊天,聊下来发现各行各业都过得苦,哪怕是功成身退在家炒股的,所以就苦苦得乐了。

兰渡:公司发物资。大家云喝酒,云唱歌。

OKK:冷宫种花心态吧,有可乐喝就很开心。

PUSU 朴速:每日视频会议背景OOTD,赢麻了反正。每周六的在线唱吧,同事也会开直播间,进去刷火箭。

胜加:相较于2020年疫情,更能从容面对

十相:业务上来说,我们把这段时间空余的人力去进行一些研究型和创新型的工作,为了将来打基础。管理上来说,我们从一开始就积极关心员工,安排配送物资,解决各种困难

W:员工自发组织了居家运动打卡,及线上K歌大赛、烹饪厨艺分享

蔚迈:我有两件非常有乐趣的事。

首先,将每天的收货和和团购游戏化。我发现在团购这件事上,自己可以专注而坚持地参与,为我的社区寻找团购机会和成功下单而感到兴奋,这个行为有非常高的情感回报,让我们的社区更紧密地团结在一起。

第二件事是学习烹饪各种有趣的食物和蔬菜。我喜欢烹饪,喜欢研究和制作新的食谱真的让我走出了舒适区。到目前为止,我最喜欢的家常菜是粘而香甜、糯而松脆的莲藕。真的超级美味!

11. 公司有同事遇到什么困难吗?比如买菜,隔离等,公司是怎么进行支援帮助的?

CCE Group:目前来说最大的困难肯定是买菜。公司从疫情最初阶段就已经优先为封控区的小伙伴安排了抗疫物资,随着疫情影响的不断扩大,公司立刻组织了第二轮物资发放,这次是面向CCE所有员工,包括也在第一时间将新入职的员工统计到名单上。

好旺角:我们试图给同事们安排一些物资,但说实话(可能因为我们人数有限)很难,所以我们那反过来,专注把公司做好,把项目做好,给大家一个安心工作的环境,可能就在这个动荡时期给大家最好的支援了。

嘉年华:人事和行政团队一直在处理公司同事的各种困难,我非常感谢她们。

Fengji:哈哈哈自己掏腰包给全team发了一个红包。

兰渡:公司同事都无隔离或阳性。目前缺水果和面包。其他日常物资社区团购能解决。公司每周送一轮物资。

OKK:有个别特饿户,我们会针对性点对点帮助。考虑到买菜难问题,公司进行了三波物资空投计划。已经投了两波,第三波正准备发出

PUSU 朴速:我们在4月初刚封浦东的时候,就采买了几百斤的蛋肉菜和咖啡等,送给了浦西有需要的同事,后续网格化管理团队,分成几个区的微信群,点对点帮助,基本每个区我们都派送了牛排方便面等刚需品,在同区内采用闪送方式接力给到有需要的同事。

胜加:公司有些员工,在买菜等基础物资还是有困难的,截止4月18日公司组织了两波物资发放支援。同时,为缓解大家长时间隔离生活带来的焦虑,公司开设了云端的“笑脸咖啡馆”,在里面大家可以分享音乐电影清单,组织k歌、狼人杀等在线娱乐项目,参与的伙伴可在复工后换取各类丰富小礼物下午茶套餐。我自己也在家录制了视频问候全司员工,发起全员参与20周年团建去哪儿玩耍的调研活动,鼓舞大家居家办公的士气,帮助丰富居家办公之余的娱乐生活,憧憬解封之日的到来。

十相:主要是买菜,看病,公司有统一安排派送物资,然后HR每天都会关心大家状况以及有什么困难,第一时间帮忙解决。还专门成立了十相团长群,大家互相分享资源和经验。

W:公司统一采购了一批爱心物资,且发放了买菜基金红包,为大家实际解决困难,并且公司给所属街道居委会所有现居住的独居老人,纯老家庭提供爱心蔬菜大礼包捐赠。


12. 这一轮疫情给你带来的最大的思考是什么?

好旺角:独立思考,独立判断。

嘉年华:思考需要转化为行动,我把我的行动分享一下吧。

1)首先在项目优先级方面,会把确定性更高的客户前置

以往客户占比会考虑哪些客户是给公司带来名气的,哪些更多是带来生意的。今年会把能带来生意的提上来,或者说从前年到今年都是。会减少比稿、以年框客户和相对高利润客户为先,同时对已有客户持续深挖,比如它用了我们的创意,后续可以继续聊媒介业务。

2)其次是会更加看重“确定性”和“现金流”

我会建议广告公司的现金流至少够发半年工资,如果低于三个月那是非常危险的。前面也讲到确定性的问题,像我们每季度复盘,会去看已签约客户、意向签约客户和潜在客户这三类的占比,同时根据占比来估算人员配置,所以每个季度都在动态调整,所以也不会很被动好像疫情来了就要精简人员。我自己的观点是广告公司最危险的时候是规模迅速变化的阶段,你一点点由小到大地长适应其每个阶段的变化其实风险相对是可控的。

Fengji:最近比较大的未来的广告公司到底是否还需要线下办公室,或者说是否需要大型集中办公场所?从最近wfh的工作状态和时间来说,大家在逐渐适应更繁重的工作内容。那这个状态如果变成常态,是否就不需要线下办公室了?

兰渡:自身来讲,如何自律自觉的面对疫情。增加对疫情的认知。在这个封控时期,如何利用这个时间静下来提升自己

OKK:好的公司必须穿越周期,做可持续的事情。疫情期间整理了很多精细化经营的工作。如何让团队自驱性工作,如何确保未来长期在线工作依然有高效率。去年一年跑得太快了,借疫情期间,带着团队好好修炼内功,筑高墙广积粮缓称王。还有,更加坚信我们的主张“创意疗愈世界”很有力量。

PUSU 朴速:做了八团团长,深度参与了社区服务,是需要把等投喂的心变成那个敢于去投喂的人。觉得任何一个机构都是服务他人和服务社会的,所以以后会参与到一些社会服务体系里。

胜加:居安思危,底线思维。

十相:面对自己主观无法去改变的情况时,保持冷静和耐心,管理好自己的情绪。悲观者往往正确,但乐观者更能成功!

W:对野狗而言,危机就是转机。

蔚迈:对我来说,最近的新冠疫情在过去两年里真的改变了我的生活。人们变了,对生活和工作的期望也变了。在我们的行业中,这永久性地改变了作为领导的角色和定义。在“工作”方面,对我来说,同理心、同情心和对员工的关心是唯一重要的事情。

13. 有人说“上海不是过去的上海了”,你觉得呢?疫情过去之后,上海会有变化吗?在上海的你,会有变化吗?

好旺角:器识为先,立德立言,无问西东。

嘉年华:中国将得到一个更团结更有凝聚力的上海。

Fengji: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人,我觉得上海的确不是过去的上海了,这个变化主要是来自于人民的发展过快吧,疫情之后,我觉得上海的享文华气息会更繁重,大家可能会开始偏重于享乐文化,推进了向美国这种即时享乐文化的靠近吧,更愿意享受生活了,去表达自己。我?不会有太多的变化,这段时间只是换了一个不同的工作和生活状态。

兰渡:以前的上海市自律的。这次疫情让我认识到,上海的社区居民很热心,他们乐于帮助邻居。疫情过后,人情味会多一些。政府的一些流程或许会经此疫情改进。在上海的我也会更加乐观向上的面对生活。生活不易,要好好享受。

OKK:疫情过后,上海需要有一段痊愈期吧,但最终我相信上海会变得更好,更强大。因为这座城市,有世界上最好的市民。我也会变得更强大,同时会更加珍惜工作,现在的我太渴望去办公室上班了。

PUSU 朴速:人才的流失可能是上海疫情后面临的最大危机,在这段日子里很多年轻的同事和她们的家人失去了对上海的信心,可能她们会回老家谋求一个安稳的工作,或者去一些大公司找到一些抗风险系数更好的工作,我觉得这可能是最大的问题吧。

比起2020年那一场疫情的心态,我这次没有太多焦灼感,有明显的松弛感,那一次还是“战斗”的状态,这次略“躺平”,觉得有机会能慢下来,稳一点,跟家人多呆呆,学习抢菜,组团,做饭,经历一场空前绝后的秩序混乱,也是体验。还是那句话,在光景好的时候多赚钱,光景差的时候多服务多付出。

胜加:这次上海让很多人失望了,包括我也一样。可是,“上海是我长大成人的所在,带着我所有的情怀”,所以我不会离开,会尽我的一份努力,帮助恢复上海的城市品牌。上海,应该依然是那个我们喜欢的故乡之城,应该依然是那个很多带着梦想前来的年轻人的奋斗之地,应该依然看得到秋留落叶满地,冬有咖啡暖手的街市。做一个旁观者,帮不了我们的所爱。

十相:这是一句伪命题,任何事物都是在变化中的,但人之所以是高级动物,就是因为会自我纠错。保持冷静,耐心和乐观,time will tell。

W:对野狗而言,有没有疫情都会不断求变。

蔚迈:对我来说很悲伤的是,是看到现在很多媒体和国际新闻上的上海,这不是真正的上海。

14年来,这座城市一直是我的家,我的孩子们出生在这里,它是一个充满活力、令人兴奋和充满人情味和慷慨的地方,为我的家人提供了非常不一样的生活和体验。

经历了此次的封管,生活中的一些事情也许会有所不同,一些人所持有的个人情绪也将需要时间来和解。

但是乐观地说,我希望当限制解除后,我在社区中看到的同情心和善良会继续下去。“人性”与“人情味”是我希望用于定义这一时期的词汇。

14. 在最后抖个机灵吧!

CCE Group:这一个月经历,我们50年后都不会忘记;这个家,是我和我的团友们共同打下的江山。

好旺角:大胆预言,疫情在广告门发布这篇文章后彻底消失 :)

嘉年华:我们还在招人哦。(具体看第五题)

Fengji:从一个正向的角度去考虑,这次宅家是给了自己一个新的视角和状态去思考和探索自己的机会,包括也有很多挑战。比如面对远程工作的团队管理和客户管理的,比如面领团队工作状态和心态的消极……哈哈哈最惨的是有一天被团队小朋友的家长控诉,做广告行业太忙了,怎么天天都在加班!希望大家早日解封,从007 回归996 !

兰渡: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温暖了四季,谢谢你因为有你,世界变美丽。

OKK:我想吃一碗面,叫“早点见面”

PUSU 朴速:记得解封的时候去吃KFC,毕竟它是开封菜呀!!

胜加:疫情严重,各自珍重,就不抖机灵了。

十相:我们行业有个定律: 方案不过,时间会过!时间到了,方案总能过!

W:忘!旺 !汪!

蔚迈:这是一个短暂的时期,重要的是要从更广阔的背景和视角来看待生活。

这一刻,就像所有好的或坏的时刻一样,都会过去,重要的是从中获得的经验、知识和决心,而不是沉沦于个人的高低起伏。

End

阅读原文

*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艺网立场转载须知

本文内容由数艺网收录采集自微信公众号广告门 ,并经数艺网进行了排版优化。转载此文章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标注“作者”、“来源:数艺网” 并附上本页链接: 如您不希望被数艺网所收录,感觉到侵犯到了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数艺网,我们表示诚挚的歉意,并及时处理或删除。

上海广告公司 企业访谈 上海疫情 行业访谈 广告营销业

5848 举报
  0
登录| 注册 后参与评论
广告门

广告门

北京

甲方 · 媒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