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展览资讯 大型展会 灯光节 大型盛典 赛事 中标捷报 产品快讯 热门话题 艺术节 活动 演出 新闻 数艺报道 俱乐部签约
观点
大咖专访 观点洞察 书籍推荐 吐槽 设计观点 企业访谈 问答 趋势创新 论文 职场方法 薪资报价 数艺专访
幕后
幕后故事 团队访谈 经验分享 解密 评测 数艺访谈
干货
设计方案 策划方案 素材资源 教程 文案资源 PPT下载 入门宝典 作品合集 产品手册 电子书 项目对接
  • 0
  • 0
  • 0

分享

苏州,是一块艺术的软土吗?

原创 01-14

受访:王晓松、姜竹松、王晓东、陈平
采访及编辑:劳秀汶


10月31日,一个关于考察苏州艺术生态的群展“苏州声色——一个局部现代的艺术案例”,在苏州金鸡湖美术馆开幕。展览上,艺术家的访谈片段及其作品互为镜像,它们都构成苏州当代艺术的即刻切口,让观众得以快速辨识其中的纹路。

 

苏州本地的艺术家们并不否认安逸的城市生活对创作状态的影响,但似乎又都有一股暗戳戳的劲儿,以强调个人趣味的创作方式,憋着一股气各自做试验,甚至是某种散打式的埋头抵抗。在与苏州传统艺术观念的交锋中,艺术家朱亮直言:苏州到上海一百公里都不到,但两个城市气质完全不一样,历史上太平天国内乱导致苏州最精英富有的阶层去到上海,剩下的阶层就偏向于保守,不做有风险的事。而作为策展人的王晓松,则不断折返于作品、艺术家状态及其所处的环境之间,揭示了另一种更具普遍意义的地方艺术生态。二者之间的互动及碰撞,亦构成相当鲜活的地方的艺术生态切面。

我们结合与策展人王晓松、部分艺术家的访谈及画册文章,摘取其中10条有关苏州艺术生态的描述,以关键词句为索引,藉此管窥正处于行进状态的苏州艺术生态。文章发表前经过受访人的审校。

这次展览分为“持续的低音”“抵挡理性的激情”“混色制造混响”“记录及行动”四部分,我是根据作品和艺术家所指向的问题进行分类,主要从现代艺术语言的角度进行切分,比如关于个人感情、记忆、理性主义等,落实到作品上,仍是以绘画为主。

 

从时间线上来看,1980年以来,苏州本地艺术家陆续组织或是参与了一些现代艺术、行为艺术的活动。我在访谈过程中,不少苏州艺术家都会跟我聊到“85思潮”,但我对“85思潮”不断被神化、适用范围扩大,会有反思和警惕,它其实没有在苏州形成群体效应或是个人的独立主张。苏州艺术家之所以参与其中,有个体青春荷尔蒙涌动的原因,也有因为国家开放及社会整体意识所来带的转变。就“85思潮”本身而言,它是全国范围内自发性的活动,群体性特别强,但各地艺术群体接收的信息是零碎的片段,是个人化的,是不成体系的。我从这些本地艺术家的作品里发现,这种历史的偶然反复地影响他们后期的艺术探索。

 

这次展览不是推新人,不是推新作,不是推某一个重要的艺术家,而是要呈现苏州艺术家正在行进当中的状态。探讨苏州的艺术生态,我认为艺术家的生活状态很重要,甚至比作品本身还重要。所以通过做艺术家访谈、“作品+文献”的展览方式,我会比较多地呈现这些复杂的关系。

 

展览画册内系列口述文章,为策展人王晓松调研及访谈工作成果,本文亦节选部分内容


苏州在哪儿

展览是要谈问题的,发现了问题才有可能去解决,不断地往前走。但是在地方上谈问题非常难,有意想不到的风险。
具体来说,其实苏州的艺术生态很多元,苏州的艺术从业者数量也不少,尤其苏州距离上海、南京特别近,但为什么它的艺术辨识度不明显?1980年代以来,上海、南京、杭州这些地方都是中国艺术版图上的重镇,但他们对于同样处在江浙沪核心位置的苏州,并没有形成艺术上的“虹吸效应”。这恐怕得益于苏州的经济体量提供了艺术之外更多的、更稳定的物质基础,用流行的词来说,接近于一种初级的内卷。

今天都说资讯的发达会使世界越来越扁平化,但从上海到苏州三十分钟高铁,在艺术上的时差似乎并没有因为交通便捷而缩短。事实证明,资讯传递并不会取代在场的重要,在场仍然是艺术发声至关重要的途径。

不是孤例 

不论是传统绘画,还是现代艺术、当代艺术,其实都有非常明确的技术门槛。苏州艺术家在面对传统绘画、水墨画时的“挣脱”,更多是在个人创作线索上做判断,这就会变成一种所谓个人化的趣味,而这种趣味很难在更大的艺术语境下进行对比。艺术家需要在艺术史发展的大框架下去做判断,需要有意识地跨越这类门槛,技术关一定要过,才会带来创作意识上的大变化。对绝大多数地方的艺术从业者来说,都存在类似的问题,苏州不是孤例。 

世界各地都存在地方性的限制,在艺术资源相对少的情况下,艺术家曝光的机会少,面对面跟外界交流的机会更少了。所以展览经验对地方的艺术家来说特别重要。因为展览经验会让他不断地接触现场,不断跟策展人、艺术机构合作,从技术上、观念上做准备,这对艺术家的创作意识、艺术机构乃至艺术生态本身都会有所促进,我认为这是苏州乃至其他地方需要持续做的。作为一个观看者,和作为一个参与者,艺术家获得的感受与影响会完全不一样。

1996年我从西南师范大学毕业来到苏州,但一直是在边缘地带游离。我对抽象比较感兴趣,因为我不是太有社会责任感、使命感的艺术家,我还是要从绘画语言里找。目前这一批东西做完之后,我得慢下来,尽量跟生活贴近一点,去找一种更陌生、跟自身更接近的状态。我基本上是那种散打的类型,在寻找艺术语言和内心深处的切合点,这是一条主线。

软土

苏州对新信息的接收并不闭塞,但是见到、听到是一回事,自己会不会产生化学反应、能不能变革是另外一个问题。苏州好像是一块软的土壤,不管什么东西过来都会被陷进去,包括艺术家,慢慢会产生一种惰性。在苏州这么多年,我没有看到特别离谱、出格、可以豁出去的东西。 

有人说苏州就是温吞水,不温不火,安于现状,大家也不往上海和别人交流,而艺术要有互动。在苏州这边,反正我就这样画,觉得我是最牛逼的,别的地方都不怎么样,南也不行,北也不行,东也不行,自嗨型的。苏州当代艺术还是憋着一股气在弄,像和陈平、曾毅聊,觉得大家还是有那股劲儿在探索,这个东西你不能把它丢弃。

 

展览现场,乔万华的系列作品

苏州移民人口很多,我自己也是一个外来的人,1982年考上了苏州丝绸工学院染织美术专业,才来到苏州。实际上从古至今,苏州一直都是个移民城市,许多文化遗产都与外来文人有关。但反过来讲,苏州的传统文化和艺术的力量又很强大,强大到它像是一个固执的白发老人,似乎只有粉墙黛瓦、小桥流水、精致细腻的生活。从我自身感受来看,长期在苏州,自己会不知不觉地被这座城市融化掉,所以苏州文化既有包容性,也有很强的消解性。

 

我已经住在苏州几十年了,为什么一直没有离开?自己也说不清。其实在我年轻的时候,曾经两度想离开这里去北漂。当时北京的圆明园、宋庄等艺术家群体非常活跃,自由地创作,肆意地彰显个性,痴迷地追逐艺术家的梦想,这些是令人向往的,觉得自己也很有想法、很有追求。现在回过头来看,还是有些天真。我发现做一个艺术家,有时候并不能真的做到那么理想、纯粹,会被市场不知不觉地牵绊住,毕竟艺术家也是人,也要生存。

 

1990年代初,有家画廊明确跟我说,要用十万块钱包下我的作品,一年交给他一百张画,让我签约。但我后来没有签,为什么没签?因为我突然意识到,几乎每三天要画一张,这样的画,还是我原来真正想做的作品吗?所以我宁可通过其他方式生存,也不要放弃艺术创作的独立性,要珍惜艺术的那份神圣。

 

从那时候开始,尽管平时比较多的时间被占用,但仍然不会完全放弃自己的创作,阶段性地将自己的想法记录下来,或许有些作品并不是那么的成熟、完整,但这种状态很重要。后来也因为在学校任职,会有工作上的各种条条框框,很难像自由艺术家那样全身心地做作品。但这几十年来,我脑子里一直就有这么一个东西,总是希望自己能够慢慢把它做出来。这不是一个轰轰烈烈的过程,而是很漫长和煎熬的过程,消解与固守,两种状态彼此撕拉、纠缠,这种状态或许有点儿像苏州这座城市给人的印象,也可以看成是苏州艺术家的一种气质。

 

姜竹松《最终的追究=虚妄》1984年,纸本水性材料, 51.5 x 67.5cm

区域性问题是一种命运。我在苏州,就无法回避这个环境,但我内心对那些趋同性的东西一直保持着一种警惕。我觉得苏州园林的精神内涵不是风花雪月,而是抵抗。走进园林,高墙隔开外面城市的喧嚣,一个小门,前面有个屏风或者假山,它其实就是某种拒绝的姿态。

我从西安美院毕业后,就来到苏州,原来主要是画国画,大概2000年左右才开始慢慢探索实验性的水墨画。我在苏州工艺美院的服装系教书,服装系有一个“中法中心”,当时我们跟巴黎一个叫“杜百利”的服装学校进行服装设计教育交流,他们的“主题教学法”是在当代艺术的范畴里去谈论。为了把他们的教育方法搞清楚,我开始去接触西方当代艺术,后来自己就掉到这里面来了。

 

我经常会跟朋友聊各自的创作状态,发现我们跟外界互动还是不够的,看身边艺术家的作品,对现实的干预比较少,跟苏州这种温和的性格有关吧。近些年我也发现,我身边这些人可能前一段时间还在一起做活动,现在慢慢就不做了,可能是因为苏州经济好,大家有各种可能性赚钱,艺术赚不了钱。但我不觉得孤单,保持这种兴趣,自己沉下心去做自己的,也宁愿孤独点儿,别让自己太无趣就是了。

 

当然我也能感受到一种环境上的松动。我们接触外界信息的途径变多了,民众对当代艺术的认知度变高一些,并且也越来越多留学归来的年轻艺术家,我从他们的作品里,看到很鲜活的气息。做苏州的这些当代艺术展览,我能感觉到官方在努力,民众在努力,艺术家也在努力。

 

展览现场,陈平的系列作品

苏州深厚的文化积淀,会对解读当代艺术作品构成一定的障碍,解读过程容易产生距离感。而苏州的当代艺术市场,又不可能像上海或者是北京,有一个相对完善的体系。苏州艺术家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不太愿意走到外面去,因为在苏州本地太舒服了,物质条件相对充裕。这都导致苏州的当代艺术始终游离于当地的文化艺术圈,不会被当地的主流媒体过多关注。

 

在苏州做当代艺术不那么容易,外界感受不到我们的声音。目前来看,苏州的艺术区主要有香山里、一箭河、东坊三大块。一箭河、东坊分别是苏州工艺美院、苏州大学的老师在做,香山里就多一些职业艺术家。当初2008年,我们开始做雨村美术馆的时候,一直在推当代艺术展,也做过中国批评家年会,就是希望通过民营的力量,以这种体系建设的方式,为苏州的当代艺术生态出一份力。虽然雨村美术馆没有继续走下去,但这种思路和做法颇有成效,艺术机构总归还是要起到推动作用的。这类实践对于我们未来怎么把苏州本土文化进行当代思考,特别重要。

 

展览现场,王晓东《风》系列作品

与南京、上海比较起来,苏州的当代艺术没有那么前沿、国际化。但反过来看,我倒是认为,在一个相对闭合的系统当中,它也许能够有着更深刻的思考,艺术家可以游离于所谓的主流,因为当代艺术一不小心就会走向流行。实际上,苏州的当代艺术存在着传统与当代性的矛盾冲突,对于艺术家而言,他可以去把握住这种机会或者可能性,找到一种新的创造。

*文中用图均由苏州金鸡湖美术馆惠允。

阅读原文

*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数艺网立场转载须知

本文内容由数艺网收录采集自微信公众号打边炉ARTDBL ,并经数艺网进行了排版优化。转载此文章请在文章开头和结尾标注“作者”、“来源:数艺网” 并附上本页链接: 如您不希望被数艺网所收录,感觉到侵犯到了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数艺网,我们表示诚挚的歉意,并及时处理或删除。

苏州 苏州金鸡湖美术馆 大咖专访 观点洞察 趋势创新

11859 举报
  0
登录| 注册 后参与评论